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雷雨的博客

勤学多悟 广结善缘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在我那遥远的故乡  

2009-08-10 09:52:29|  分类: 我喜欢的文章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我不在的时候,会时常想,在我那遥远的故乡,我的村庄成了什么样子,我的父老乡亲们都在干什么。

我知道,其实很多人也都离开了那偏僻的村庄,来到北京、广州、上海。挤进一个皮鞋厂或走街溜巷,收拾破烂。挣够过年的钱,搭一辆装满人肉沙丁鱼的火车,回到千里迢迢的故乡,欢天喜地过年。我甚至知道,就是在这个迷乱的城市的某个角落,依然有我的父老乡亲的身影,为生计奔波辗转。只是,我从来不知道他们在哪儿。


当一些人远走他乡,颠沛流离,还有一些人留了下来。守候着一处宅子,看护着两亩田地,照顾着三口禽畜。吃饭睡觉,赶集种地。


我不在的时候,那些我看不到的事物,都成了他们的常态。只是我不敢确定,春天来了,在潮湿的野草丛中,是不是也会冒出枝丫粉嫩的小桃树和小杏树;是不是还会有调皮的孩子把它们起回自己的院子,施肥浇水,然后在某天早上起来,发现被牛羊啃过的小生物,只剩下了一截绿色的伤痕。还有,暑气甫降,轻风微凉,露水凝重,早上的浓雾是不是仍然将远处的树木笼罩的影影绰绰;在中秋节那天,是不是还会有人追逮健硕的红毛公鸡,割喉放血,做一顿美餐。


我不在的时候,寒暑易节,故乡的阳光照在父老的脸上;而我,只能在异乡的风雨中,增减衣裳。


我不在的时候,我不知道谁家盖了新房,谁家娶了媳妇,谁家嫁了女儿,谁家添了新丁,而谁家又殁了老人。只是当我回来,这一切都已经存在了,孩子长了个头,变了声音,大人添了皱纹,白了头发。而被二层小楼覆盖的土地,我总是记不起来它原先的样子。


父老乡亲的生活坚实而琐碎,没有谁的存在,该穿的衣服仍然要买,该吃的饭仍然要做,不会有什么两样。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小角落里,谁也没本事把自己给拔起来。我的缺席,顶多使得他们的谈话不会触及毕业后的工作分配、眼睛近视的麻烦,少个人叫他们大娘或叔叔。我像个游子一样被小心翼翼地与这个村庄隔阂着。我们相互观望,却永远无法触摸彼此的心胸。我们都在过着火树银花的生活,悄悄生长,在暗换的年华里,变得让彼此都认不出来。


常常不敢确定,自己能在别人的世界里留下什么来。在低头不见抬头见的村子里,即使不像在人潮拥挤的城市那样,每天都成为他人的路人甲,但是,你我相知的程度仍然厚不过一堵墙。你在张三家吃过一顿饭,李四又把他家的自行车借给你赶集。如此而已。每个人的生活都是扎扎实实的,你的匆忙的脚印在他的地上留下了一串灰迹,被岁月的风一吹,又消散在虚空中了。


村里的老人一个个离去,就像从来没有存在过,他们的形象在我的脑海渐模糊,终有一天会变成混沌的一团迷雾。我知道,他们不在的时候,我还会依然在这个世界上可笑地摸爬滚打,奔南突北,努力忘掉同样必然的命运。而当婴儿降生,你知道你不能看到他们的一生了。你我的生命毕竟不能重叠,没有人时时刻刻出现在我们的世界里。
我不在的时候,我的乡亲们同样也不在我的世界里了。
可是,当你我都回归到了永恒的元素,这又是谁的世界呢?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